Your Business Needs Fresh Ideas?
We work for your Profit

晚上路过老乡家就随便吃一顿

2019-06-17 06:18

正是这样日复一日的走村串寨,让欧阳黔森和当地的人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常常被当成自家人,他们什么事情都给你说,对生活的认识,自然就有了更多的角度。”

虽然时间、精力被省文联、作协的工作和影视作品创作所分散,但欧阳黔森从没放下笔,“我也没有其他爱好,写作就是我的娱乐”。他认为,之所以仍坚持在《人民文学》《当代》《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报刊发表小说、诗歌、散文,是因为这本身就是职业作家的职责所在。

作为总制片人和总编剧的贵州省文联副主席、贵州省作协主席欧阳黔森,也与《二十四道拐》一起走进全国电视观众视线,得到各方赞誉。

欧阳黔森说:“贵州已吹响了文化强省、文化大繁荣、大发展的号角,作为一个文化战士,我们就应该要有战士的情怀,要有精气神。作家们深入基层,讲述贵州好人好故事,要反映时代建设者风采和人民心声。像《雄关漫道》《绝地逢生》《奢香夫人》《二十四道拐》这样的影视作品,也要常出常新。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地践行我省的多民族文化大繁荣、大发展,提高贵州的美誉度、知名度。”

“庞敏是那种敢于担当的军人。”庞敏率300人的制片队伍,由于不能提前拿到剧本,各生产部门之间的衔接无法想象。庞敏一天最多睡三四个小时。而欧阳黔森与导演张玉中差不多。张玉中除了拍戏还要弄剧本,他常对欧阳黔森说,要像打仗那样不能停下来。时间太紧,欧阳黔森只好采取口述+打字的方式进行。前后来了十几个研究生都走了,最长的坚持了20天。

正如著名文艺评论家孟繁华所说,贵州是一个有伟大文学传统的地域。从蹇先艾到何士光,再到欧阳黔森对贵州乡土文化和边地多彩风情、淳朴民风的书写,一直是一个绵延不绝的文脉。欧阳黔森的小说创作特别是短篇小说创作,就在这个谱系之中。欧阳黔森用虚构和想象的方式,重构了一个温婉、诗意、人性的世界,一个对自然无比热爱的世界,一个不断向传统致敬的世界。

由中央电视台、省委宣传部等联合摄制,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献礼片电视剧《二十四道拐》首轮播出于9月18日收官。《二十四道拐》播出期间,收视率一路飘红,稳居央视收视排名前茅,最终以近2%的收视率、网络播放总量5000万余次的辉煌战绩,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作为一个重大项目,《二十四道拐》在初创时可谓一波三折。2010年,欧阳黔森和我省作家唐玉林原先创作了一个以二十四道拐为背景的家族戏,一稿完成后,唐玉林生病不能再参加创作。之后三年中,欧阳黔森又写了二稿、三稿,获得2013年国家首届优秀电视剧剧本奖。

影视剧作品主要看收视率和播出的台多不多,有了传播力才有影响力,才是对贵州最好的宣传。欧阳黔森说:“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之际,我们首先要彰显贵州人民在70年前世界反法西斯的格局中不但没有缺失,同时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其次,这一条运输大动脉作为史迪威公路的咽喉,在美国很有名,但是在国内却鲜为人知,拍摄《二十四道拐》的目的,是要让大家都知道这个咽喉在贵州。”

这段生涯,成就了欧阳黔森的文学梦。从1999年到2005年,欧阳黔森每年都要在全国的重要刊物上要发表十五六篇部作品,题材涉猎小说、散文、诗歌等。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短篇小说集2003年入选中国“短篇王”丛书,中篇小说《百多黑少》、短篇小说《断河》,在2004年双双入围第三届鲁迅文学奖,2005年获短篇小说最高奖项——蒲松龄短篇小说奖。

讲好故事,观众才能喜欢。近年来,由欧阳黔森领衔主创的多部讲述民族文化、革命历史、现实生活等题材的影视作品,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四次获中宣部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三次获中国电视“金鹰奖”、三次获“飞天奖”、两次获全军电视及电影“金星奖”,在业内有着“金牌编剧”、“金牌作家”的美誉。

对于欧阳黔森来说,身为文艺工作者,长期深入生活、扎根基层,坚持写贵州题材、拍贵州作品,已成为一种基本职责。而作为省作协、省文学院的当家人,勉励作家讲好贵州故事,展现贵州气派、贵州风格,呈现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优秀作品,则是他的一门必修课。

省作协、省文学院的当家人应当为作家们提供服务,尽可能的为作家提供好的创作环境。这种思考问题的角度,让贵州文学界亮点频出。设立专门面向少数民族作家的“金贵奖”,每年举办少数民族创作班、改稿班;常常在全国的文学会议和评奖中,为贵州作家据理力争;在省内建立起“深扎”的常态化机制,通过在各市州建立5个作家村,将省内作家过去的采风活动转变为半年到1年的长期深入生活,通过反映时代巨大变迁,展示时代风貌的重点项目,落实考评制度。

《雄关漫道》之后,欧阳黔森又与庞敏合作拍摄了电视剧《奢香夫人》、电影《旷继勋蓬遂起义》,以及刚播出结束的电视剧《二十四道拐》。

“作为职业作家,不但要有天赋,还要勤奋,但在这之前,首先需要弄清楚的是‘你是谁’和‘为了谁’的问题。”欧阳黔森说,作家的立场和角度很关键,这看似简单,真正做起来却不易。在采访中他反复强调,文学和艺术是要去温暖人心的,作家首先要自己的灵魂有温度,才能去温暖别人。

9月20日,记者在黔森影视文化工作室约访欧阳黔森,对于《二十四道拐》的热播,他直抒胸臆:这是在省委宣传部的领导和部署下,实施文艺精品战略的有力证明,这是贵州文艺精品又一次在国家重大庆典中发出贵州好声音。

2005年,省委宣传部要为长征胜利70周年准备作品献礼,欧阳黔森接下电视剧《雄关漫道》的创作任务,自此开始了他的影视剧创作生涯。

据了解,当年每个省都在做长征的影视剧题材,竞争非常激烈,创作《雄关漫道》时,早有《长征》在前,欧阳黔森面临的压力很大。为了创作好向长征胜利70周年献礼的小说《雄关漫道》和电视剧《雄关漫道》,欧阳黔森特意邀请同学陶纯一起重走长征路,一面实地查看,一面沿途采访,反复打磨创作剧本,《雄关漫道》得以突出重围,成为2006年唯一一部向长征胜利献礼的电视剧。一场“战役”下来,他瘦了18斤。

1965年,欧阳黔森出生于贵州铜仁县国家地质部贵州局103地质大队,在正式成为职业作家之前,曾在地质单位工作过。8年的野外找矿经历,已成为欧阳黔森一个苦其心志的过程。每每回想起这段岁月,他说:“没有比地质队更辛苦的工作了。我们每天在山上跑,太阳还没有出来就要出门,月亮都老高了才回家。一天赶150里、200里路,那是常事;也没有什么休息的地方,身上背着压缩饼干,晚上路过老乡家就随便吃一顿。”

《雄关漫道》当年5月开机,10月份就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在十分紧迫的时间里,军民之间的精诚合作成为任务完成的根本动力。该剧播出后,好评如潮,先后获得了“全国五个一工程奖”、“飞天奖”、“金鹰奖”。此次合作,形成了庞敏、张玉中、欧阳黔森的“铁三角”关系。

言及下一步的计划,欧阳黔森说,今年有两部戏在抓落实,都是省委宣传部的重点。一部是年代戏,讲的是贵州茶人茶山的传奇故事;一部是当代戏《绣娘》。“贵州有个百万绣娘计划,我认为这个题材是讲述中国梦的故事。讲好这个故事,意义重大。”(曹雯)

“说起这部戏,真是拐点多,前后跑了七八个投资人。当投资方确定后,导演部门又与我在创作方向上产生认识分歧,找人修改剧本好几次,弄了几个大纲,我都不满意。那时我决定放弃这部戏了。但时间已经快要到抗战胜利70周年的节点了。我想如果这个时候拍个家族戏,肯定无法在国家的重大庆典中发出好声音,贵州需要一部具有国际视野的抗战献礼片。”欧阳黔森直言,这是一个困难的抉择,毕竟要放弃一个获奖剧本,然后再经历一次白天拍戏、晚上写剧本的过程,太需要勇气和胆略,而且这样做的风险很大。